當我回到客棧時,陸游正焦急地站在門口張望。

  他看到我,疾步迎上,問:“姬兄,你去哪里了?”

  我看他神情急切,以為又發生了什么事情,慌忙詢問:“怎么了?”

  陸游說:“方才我見你不在房間,恰好又聽見門外有差役在大喊抓人,擔心你出什么事情,正準備出門尋你呢。”

  我心里一陣溫暖,說:“我沒事。”

  陸游說:“我總覺得這鎮上不甚平穩,怕再有是非。適才我去看過李兄,他身體尚可,不如我們連夜趕路回臨安吧,以免夜長夢多。”

  我說:“好。”

  我當然覺得這樣很好。剛才在巷口的遭遇至今讓我惴惴不安。我只是無心睡眠,想出去逛逛,不想卻無端地碰見了皇上,雖然在百姓的口中他并不是一個好皇上。但他畢竟也是九五至尊,比武林盟主更加高不可攀。

  我很惶恐,而且慌亂,只怕躺在床上也是輾轉難眠。何況,剛才我已經暴露在差役面前,恐怕他們現在滿鎮搜捕的不僅是皇上,還有那個砸了水缸,放跑皇上的我。

  年邁的老牛邁著沉重的步子,拉著破舊的板車,帶著我們三人,披著月色,在前往臨安府的路上顛簸著。

  我躺在硬邦邦的木板上,仰望天空的明月。

  天空,白了,又黑了。

  圓月,落了,又升起。

  又是一個月夜。

  我翻下牛車,抬頭望著婁琴客棧的招牌,心中一陣激動。門口兩個照明的燈籠,散著微微的紅光,在夜風之中輕輕搖曳,仿佛是婁琴的兩頰的腮紅。

  終于回來了。

  “靠!”李小謙牽著牛,叫道,“這是什么東西?!”

  我循聲看去,婁琴客棧的門口不知何時多了一個木樁。

  但那絕不是普通的木樁,它一尺多高,如大腿般粗細,卻筆直地插入地面。這木頭通體呈現暗紫色,表面凹凸不平卻油光發亮,在月光照耀下,更顯得光潤明亮,仿佛每一道木紋里都能擠出油來。

  我走過去仔細查看,卻見木樁一側貼了一張字條。

  那是婁琴的字。

  娟秀而豐潤飽滿,就像她曼妙的身姿,讓人忍不住想要摸上一把。

  “貴重物品,勿栓牲口!”我輕聲念道。

  李小謙一把撕下紙條,將牛繩套在木樁上,說:“一塊破木頭,給盤成這樣,誰這么閑?!”

  我問:“什么叫盤?”

  李小謙將牛繩拴好,疲憊且饑餓的老牛果然開始舔舐那根油亮的木樁。他呼了一口氣,說:“怎么說呢?盤就是摸,逮住一個東西使勁地摸,久而久之這個東西就會變得像锃光發亮,就像這塊木頭一樣。”

  我“哦”了一聲,忽然想到了圓通,他那一抹雪亮的光頭仿佛在我面前閃耀。我說:“圓通的頭也是這么盤出來的嗎?”

  李小謙一怔,隨即哈哈大笑,接著他捂著腹部的傷口,表情痛苦卻仍然抑制不住地笑。

  我問:“你笑什么?”

  李小謙邊笑邊點頭,說:“對,對,對,圓通的頭也是這么盤出來的。你要不要也盤一個?哈哈哈......”

  他肆無忌憚地笑著,不一會兒,李小謙的傷口就滲出了血。

  真的有那么好笑嗎?我不解。

  李小謙見傷口出血,笑聲戛然而止,怒道:“好你個姬旦丙,老子的傷口二十多天都沒崩開,已經愈合了倒讓你給崩開了!”

  這事能怪我嗎?

  陸游一聽到李小謙的傷口崩開了,慌忙跑過來,他揭開李小謙腹部的衣裳,查看了一番,說:“并無大礙,但李兄還是小心才是。”

  正說話間,門“吱呀”一聲開了。

  站在門口的,并不是婁琴,而是一個身穿黃色道袍的道士,他兩撇小胡子在嘴邊靜靜地躺著。

  “王.....”我忘了他的名字,但我記得他的道號,“重陽子?!”

  他呵呵一笑,嘴上的兩撇胡子開始翩翩起舞:“高人!你可回來了!”他快步上前抱住李小謙,激動之情溢于言表。

  很快,湯明法與婁琴的身影相繼出現。他們看到我們都是十分喜悅,但不知為何,總感覺他們的眉間鎖著意思憂慮。

  “這是怎么了?”或許李小謙也發現了他們神情中的異樣,開口詢問。

  婁琴嘆了口氣,說:“進來再說吧。”她剛要轉身,發現了正在啃咬木樁的老牛,扭頭向屋內大喊:“來人!把那畜生弄走!”

  一個伙計屁顛屁顛地從屋里跑了出來,站在門口,逐一打量著我們。,許久,他小心翼翼地詢問:“婁姐,弄哪個畜生?!”

  婁琴指了指木樁上拴著的老牛,店伙計恍如大悟,屁顛屁顛地解開牛繩,拉扯著依依不舍的老牛向后門走去。

  婁琴客棧里。熟悉的廳堂,熟悉的桌椅,熟悉的一切。

  坐在屋里,我感覺疲意全無,心中愜意,渾身上下十分舒爽。

  但,很快,我便發現婁琴客棧的氣氛異常的嚴肅。湯明法、重陽子,還有他們的兩個四個兄弟都在婁琴客棧里,所有的人都繃著臉,表情凝重,似乎有大事發生。

  “到底怎么了?”李小謙問。

  婁琴說:“圓通被官府抓了。”

  “什么?!”我和李小謙幾乎同時站了起來,叫道。

  陸游也一臉焦急:“官府為何抓人?!”

  婁琴說:“官府說,圓通大師未經批準私自建設寺廟。并且他近日收了幾個弟子,私自剃度,有違律法。”

  李小謙瞪大眼睛,說:“還有這樣的規定?”

  重陽子說:“高人如此淵博,難道不知道律法中有此一條?”

  李小謙喃喃自語道:“老子是學中文的,又不是學歷史的。”

  重陽子一臉懵懂,問:“高人何意?”

  婁琴說:“先不要討論這些沒用的,當務之急是如何解救圓通。”

  是啊。圓通入獄了,這意味著禪慧寺毀了。我和李小謙的一成香火錢也沒了著落。

  “能如何?!”重陽子叫道,“當日我接到婁老板穿信說高人的師父被捕入獄,我連夜叫了兄弟們前來,只等高人一句話,貧道及眾兄弟身先士卒,甘為差遣。”

  自從李小謙給了重陽子一個“唉嘶必”之后,他便認定了李小謙是學識淵博的高人,滿心敬仰,甚至要為他出生入死,在所不惜。

  李小謙有些不好意思了,說:“別,別,王真人,這個人情我可還不起。”

  重陽子還想說,但卻被湯明法打斷了,他說:“大家不要急躁。眼下圓通大師雖然入獄,但并無性命之憂,我們若過于冒進,只怕會害了大師。”

  陸游說:“這位兄臺所言甚是。家父在臨安府有些故交,不如明日我去拜訪幾位,打探一下消息,再設法營救不遲。”

  眾人相互對視一番,紛紛點頭。

  陸游看著李小謙,問:“李兄意下如何?”

  李小謙說:“有勞陸兄了。”

  圓通的突然入獄,讓我們原本歡快的心情變得有些沉重。這夜,婁琴張羅著我們住在客棧之中。

  躺在柔軟而舒適地床上,久違的親切感原本應當讓我感受到可貴的幸福。

  但是,這個夜,卻注定沉重而又漫長。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江湖是怎么沒的,江湖是怎么沒的最新章節,江湖是怎么沒的 360小說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
快乐十分20选8胆拖